2014年05月21日

欧盟禁棕油打击出口 开拓新市场当务之急。

  欧盟禁棕油打击出口开拓新市场当务之急 马袖强表示,大马正准备向欧盟政府提出请愿,抗议他们將棕油从可再生能源名单中剔除的举动。隨著欧盟议会將棕油从可再生能源燃料名单中剔除,分析员认为,这將进一步加剧大马棕油出口压力,所以政府当务之急需开拓新的出口市场和宣传棕油的用途。欧盟议会通过经修订的「可再生能源条例」,于2021年將棕油从指定的可再生能源燃料名单中剔除,原因是担忧对环境的影响。这表示欧盟国家民眾以后不能使用棕油作为汽车燃料。我国种植及原產业部部长拿督斯里马袖强在今天出席《2018年棕油经济回顾与展望研討会》时,向媒体表示,大马正准备向欧盟政府提出请愿,因为他们將棕油生物燃料从可再生能源名单中剔除的最新举动,是一种保护主义,以及对大马棕油出口的歧视行为。「这是自由贸易『黑暗』的一天,因为歧视棕油,是一种非常不公平的贸易行为,对我来说,不是环境,而是贸易保护主义。」与此同时,大眾投行分析员认为,欧盟的表决,將使棕油库存偏高的大马面临出口压力加剧。欧盟是继印度后,大马最大的棕油出口市场,出口至欧盟的棕油量佔去年整体出口量的12%,当中,荷兰进口量佔一半。需求量料受挫根据欧盟议会,有46%进口至欧盟28个国家的棕油用于生物燃料,这表明有近乎半数的生物柴油是靠进口原料製造,而非当地农民生產的农作物。该分析员说,「棕油不被列为生物柴油的原料,不但显著影响棕油贸易活动,也会导致再生能源的燃料成本变得昂贵,因为棕油是成本效率极佳的蔬菜油之一。」大眾投行分析员预测,一旦新立法生效,大马出口至欧盟的棕油量至少减半,或相等于降低80万至90万公吨。若想要减缓潜在影响,大马政府须开始开拓新市场,以及宣传棕油的用途。他续称,现在更令人担忧的是,会不会有更多的国家跟隨欧盟脚步,禁止棕油。若是如此,就会大大衝击棕油的需求量。此外,兴业投行分析员表示,目前在欧盟用来製造生物燃料的棕油为300万至350万公吨,这表示到了2021年,这300万至350万公吨的棕油寻找新市场。他补充道,300万至350万公吨,是相等于全球棕油產量和消耗量的约4至5%。不过,他指出,印尼的政策可以协助抵销以上的情况。印尼政府计划扩大棕油生物燃料的用途,即强制其他工业和领域,如火车、矿业和军用交通工具也使用棕油生物燃料。「无论如何,强制其他工业或领域使用棕油生物燃料,也仅使棕油使用量增加100万公吨,这表示仍然有多出的200万至250万公吨的棕油须找到『落脚地』。」他说,虽然距离欧盟新立法正式生效还有3年的时间,但是最新消息相信短期內將衝击棕油价格。截至今天下午5时,大马衍生產品交易所的4月份棕油期货价格报每公吨2497令吉,起10令吉。兴业投行分析员认为,当前值得关注的是令吉匯率持续走强,將增添原棕油价格下行的风险。该投行预测令吉兑美元在今年的平均匯价为4令吉,而棕油平均价预估为每公吨2550令吉。兴业投行和大眾投行皆维持棕油业「中和」投资评级。大眾投行预测今年棕油平均价为每公吨2500令吉,其首选股是云顶种植和大安控股。另一方面,马袖强指出,政府今年设下200万公顷棕油种植面积將获得大马永续棕油认证的目標。政府去年共颁发MSPO给51万8793公顷棕油种植地和50家工厂业主,而2016年则是22万1322公顷种植地和21家工厂。马袖强指出,政府今年拨出1亿5000万令吉作为MSPO审核成本津贴,而小园主的审核费用將由政府全数承担。展望2018年,他说,大马棕油產量和出口收入,预计將分別超过2050万公吨和800亿令吉。此外,大马棕油局预测我国今年的棕油產量將增加3%,至2050万公吨;同时,也预测今年的出口將增加5.1%,至1740万公吨,而库存料下跌15.8%,至230万公吨。